药明康德募资百亿背后CDMO爆发式增长元年力压凯莱英巩固“龙头”位置

8月21日,药明康德宣布非公开发行1.05亿股,募资不超过65.27亿元的方案获中国证监会核准通过。在十几天前,药明康德刚在港股市场上完成6820.54万股配售,募资金额高达72.9亿港元。

A+H股两笔大额募资为药明康德募资近130亿元,A股市值百亿的的医药企业也不过百家而已。

而长沙(84万)、沈阳(73万)等8城市刚需上车门槛稍低,平均购房套均总价在百万以内。以沈阳为例,刚需房总价水平仅为北京的五分之一。

在贝壳研究院对2987人的在线问卷中,6成左右的受访者表示,首套房首付款(或计划首付款)在30万元以内,而30万的首付区间,与刚需购房门槛还有着较大差距。从购房资金来源方面看,购买首套房不止考验买房者的购买力,更考验家庭的经济实力。调查显示,购房资金来源同时包括自己、配偶、家人三方的比例,无房计划买房人群为29.0%,而有房群体在买首套房时“掏空六个钱包”的比例为21.5%,房价上涨之下,刚需上车的难度增加,需要更多的家庭支持。不过,在有买房需求的人群中,认为仅靠自己努力10年内能攒够首套房首付款的比例为60.8%。

为准确地描摹城市刚需购房状况,综合贝壳交易数据维度分析,研究给出了各城市刚需购房“上车线”。

综合来看,这类人群可以归纳为以下几个特征:从置业次数来说,一般是首套房/生活范围内唯一房产;从置业需求来说,一般是婚房、异地安家、孩子上学、落户等,有不得不买房的强烈因素;从产品来说,一般是面积紧凑中小户型,低总价,维持居住的基本配置。

此次募资也正是为其扩张产能做准备。公告显示,无锡合全药业新药制剂开发服务及制剂生产一期项目、合全药业全球研发中心及配套项目、常州合全新药生产和研发中心项目和常州合全新药生产和研发一体化项目以及常熟研发一体化项目均CDMO/CMO产能建设项目,累计投资金额61.22亿元。

刚需,相对弹性需求而言,是指受房价因素影响较小,为满足城市基本居住需求而购房置业的群体。刚需人群购房资金有限,买房时优先会考虑自我承受能力。

一个千亿级的细分领域,药明康德显然不想错过。

上述CRO从业人士则指出,合全药业目前在小分子CDMO领域的市占率已经接近三成,因为要满足cGMP条件,因此CDMO企业的项目投入是相当高昂的,合全背靠药明康德在获取资金扩张产能上的先天优势结合其领先的市场地位,接下来很有可能在小分子CDMO领域构建极高的护城河,这次募资或许为它奠定了未来的寡头地位。

正因为这个特性,CDMO的获益周期与药品商业化速度直接挂钩。

无独有偶,今年2月,高瓴曾宣布以23亿元全额拿下另一家CDMO企业凯莱英的全额定增。

在总价排名前十的城市中,北京(350万)、深圳(345万)、上海(295万)三城领跑,组成了“300万区间”的第一阵营;厦门(266万)、杭州(226万)以超过200万水平,构成了第二梯队;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前9月厦门二手房均价40242元/ 平,超过众多新一线和二线城市房价,跻身于房价一线阵营。

同时,刚需上车难在购房年龄上得到充分体现。近年来,多城市平均购房年龄逐步增加,全面进入“30+”时代。并且此次调查发现,刚需购房平均年龄在多数城市高于城市购房平均年龄。

虽然此后定增方案再生波折,但凯莱英的战略布局实力可见一斑,现在CDMO行业刚刚迎来爆发,还远没有到达峰值,两大CDMO龙头已经开始亮出自己的肌肉,但未来谁能更胜一筹蓝鲸财经将持续关注。

目前,药企与外包企业的合作基本都由CMO转向了CDMO模式。根据Frost & Sullivan数据显示,全球CDMO/CMO市场规模从2014年的429亿美元增长到2018年的661亿美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11.4%。中国的CDMO/CMO市场规模从2014年的31亿美元增长到2018年的56亿美元,年均复合增长率为15.9%。预计将会以21.1%的年均复合增长率保持增长,到2023年达到146亿美元。

CDMO爆发元年,巨头纷纷加码

对于这几笔投资,药明康德方面对蓝鲸财经表示,2019年公司处于临床前、临床和商业化各个阶段的项目分子数近1,000个,其中临床III期阶段40个分子、已获批上市的品种21个分子。据其预测,临床三期与商业化阶段CDMO业务将迎来放量,现有CDMO/CMO产能已无法充分满足旺盛的市场需求,所以需要提前为产能扩张做好准备。

事实上,药明康德旗下的合全药业已经是国内最大的小分子CDMO企业。根据F&S对市场规模的预测和对已有上市公司2019年CDMO业务收入的预期,预计2019年国内前四大小分子CDMO企业合全药业、凯莱英、博腾股份、九洲药业的市场份额分别为29%、19%、12%、5%。

具体看北京交易情况,刚需热门TOP5商圈包括回龙观、长阳、北苑、常营和顺义城,集聚了近15%的刚需客户,其中有“睡城“之称的回龙观商圈位居首位,成为刚需客群购房的重要选择区域。而成都的大丰、广州的市桥、杭州的临平等非市中心热门置业商圈,都成了刚需购房用户城市生活的“第一站”。

从2015年开始提出的一致性评价仿制药的“带量采购,预示着我国原有仿制药模式将终结。在新体系下,原先审评审批、招采、医保目录调整周期长等行政壁垒被不断打破,大型仿制药企原本的带金销售的模式宣告破灭,创新转型迫在眉睫,但由于创新药研发管线较少,且企业研发经验不足。相对于恒瑞医药这样的头部药企,在创新转型的过程中更加依赖医药外包(CRO)。

而“160万”成为第三道分水岭,由广州(198万)、南京(190万)、宁波(175万)、东莞(160万)、苏州(159万)五城组成,五城几乎以超过160万 “上车价”,挤入城市排行榜前十。

当然合全药业也不是高枕无忧,凯莱英正是其不容忽视的对手。数据显示,凯莱英的商业化项目数量是18个,与合全的21个项目相差无几。而且与合全主要服务于中小型药企不同,凯莱英服务全球15大药企中的11家,其中包括默沙东、辉瑞、百时美施贵宝、艾伯维、礼来等全球大中型制药公司等。

而房价相对较低城市如惠州、南通、重庆、合肥等,居住负担整体不高,刚需客户购房总价与市场整体水平几近持平。

力压凯莱英,药明康德或奠定小分子CDMO寡头地位

与之相反,北上广深、厦门和南京,属于典型的“小面积-高价格”类型,受到供需关系等因素影响,刚需群体上车难度较大,且在居住体验方面也有待提高。特别是厦门及南京,两个城市刚需主流交易户型约七成集中在小户型(两居及以下),高房价下居住面积相对其他城市较小。

除了TOP10城市,再加上中部核心城市武汉(140万)、西南中心城市成都(106万),此次统计中共有12个新一线及二线城市,刚需上车线超过100万元。

然而,如何衡量刚需购房者上车难度?理想与现实差距到底有多远?

“刚需上车”的时间与空间

综合对比来看,以长沙、成都、西安等为代表的城市,在居住友好性、就业机会、经济发展等方面有相对优势,对刚需群体会形成持续吸引力。

中小型创新药企在MAH(Marketing Authorization Holder药品上市许可持有人制度)政策的支持下不断涌现,为提高研发效率降低研发成本,和医药外包企业合作也成为它们的首选。

以购房年龄最大的天津为例,刚需购房平均约37.5岁,而天津整体平均购房年龄在35.4岁水平。与之相对的,重庆、成都、合肥、西安、郑州等新一线城市的刚需平均购房年龄相对较低,其中重庆刚需购房年龄最低,约为29.4岁。

贝壳研究院此次报告,综合了城市人口潜在需求、城市发展潜力等指标,构建出城市置业动力指数。研究结果显示,四个一线城市购房动力综合水平仍然领跑全国,其中深圳置业动力指数最高,排名居于百城购房动力榜榜首。分项指标上,重庆、深圳、东莞在人口潜在需求上排名前三;而在城市发展潜力指标上,新一线城市南京、杭州表现亮眼。

一般从药物发现/临床前阶段进入临床,需要3-4年时间,从资本最开始踊跃投入的2013年开始算起,到2017-2018年国内CRO爆发式增长的阶段(Frost&Sullivan数据),正好是3-4年。如果研发顺利,一般从临床阶段到临床3期/商业化阶段,需要3-6年时间;从2017年国内CRO爆发式增长开始算起,2020年可能正是CDMO爆发式增长的元年。

值得关注的是,如果单从性价比角度考虑,“大面积-低价格”无疑是最优的。贝壳研究院此次分析中,“大面积-低价格”刚需友好置业城市包括了成都、青岛、武汉、西安、郑州、佛山、长沙等新一线城市及济南、南通、昆明等二线城市。

发生堆芯熔化的1-3号机组的燃料碎片,推测合计约有880吨。东电计划2021年内从2号机组取出几克左右燃料碎片后,扩大作业规模。

大面积-低价格才是真的“居住友好”

由于对资金价格敏感但城市房价又高企,刚需置业选择更偏向远离市中心。以北京为例,从空间分布情况来看,刚需购房群体主要集中在五环外区域,越靠近市中心,成交量越小。同样,上海表现出类似情况,主流成交商圈主要分布在中环外,内环核心商圈成交占比较小。

蓝鲸财经记者梳理发现,药明康德募资百亿首要用途是为了建设旗下CDMO(合同定制研发生产服务)项目,项目累计总投资金额超过70亿元。

IAEA从事故前就通过职员和监控摄像头确认燃料状况,但因堆芯熔化变成燃料碎片后,燃料的位置和形状发生了巨大变化,目前还未正式满足监控条件。

30城刚需“上车线”了解一下

举例来说,一家公司通过CMO公司生产药物,指定的工艺流程和步骤,CMO公司只需要执行强生指定的工艺流程和步骤。如果是与CDMO公司合作,只需给到一个分子式, CDMO公司需要自己研究在保证药效情况下最简单成本最小而且污染最小的工业化流程。

此次23亿元的定增,凯莱英也试图与高瓴资本携手,借助后者强大的资金优势和旗下创新药企生态链来加速自己的扩张步伐。

巨头们为什么纷纷加码CDMO?

CDMO作为医药外包的细分赛道,是原有的CMO(合同生产服务)的升级版。原本的CMO类似于普通代工生产,CDMO则强调其研发能力,是在满足cGMP(现行药品生产管理规范)条件下优化传统工艺,并完成定制研发。

除了用时间换取“上车票”,从更加微观的城市刚需购房热门商圈区位看,刚需们也在空间上做着取舍。

那么,刚需人群是否是城市购房的主流人群呢?报告从另外一个维度——将“刚需上车价”与城市”整体交易房价”,进行了对比分析发现,“高房价城市”才有典型的“刚需人群”。

国内CRO行业迎来了黄金发展期。研报数据显示,全球CRO市场从2014年的401亿元增长至2018年的578亿元,复合增速为9.6%;而中国市场则从2014年的22亿元增长至2018年的58亿元,复合增速为27.4%,是全球市场的三倍左右。

在30个样本城市中,北京、深圳、厦门、杭州等高房价城市,刚需上车均价显著偏离整个市场交易均价。其中,北京刚需客户置业套均总价比全市成交套均价低77万元,深圳低63万元。从房屋总价来看,刚需群体存在着充足的居住提升改善空间。

当然购房置业,除了价格与面积,城市经济发展水平,就业机会、未来成长空间等也是重要的参考指标。

据报道,监控措施除了对处理燃料碎片的设施及运送路线等安装摄像头和辐射探测器外,主要方式还有使用中子在不破坏燃料碎片的情况下检测铀和钚含量。

一位CRO从业人士对蓝鲸财经表示,CDMO业务在药品商业化阶段才会迎来放量,其订单的规模与药品上市后的销售规模有关,如果药品销量好,订单数量可能是临床阶段订单的几倍到几十倍不等。

dmvhawai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