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新增618例新冠确诊病例

新华社新加坡4月25日电(记者李晓渝)新加坡卫生部25日说,该国当天新增新冠确诊病例618例,累计确诊12693例;新增治愈病例46例,累计治愈1002例;累计死亡病例12例。

新增病例全部为本地感染病例,其中597例是住在集体宿舍的外籍劳工。

当前正处于疫情防控的关键期,打赢这场人民战争、总体战、阻击战还需要付出更多艰苦努力,尤其需要我们坚持不懈向科学要答案、要方法。其重中之重,是加快有针对性的药物研发,及时总结成功救治经验,尽最大努力挽救更多患者生命;其治本之策,是统筹病毒溯源及其传播途径研究,搞清楚病源从哪里来、向哪里去,密切跟踪病毒变异情况,同时深入研究和判断当前疫情形势和后续走势,为更有针对性地控制疫情传播提供专业支撑,提高防控的前瞻性和科学性。

我们要准确理解基本法,而不能仅凭一种印象。香港特区的政治体制是以行政长官为核心的行政主导体制,而非“三权分立”。基本法对行政长官赋予了“双首长”的权力,即行政长官不仅是特区行政机关的首长,同时更是特别行政区的首长。行政长官是唯一可以代表特区对中央负责的人。以“司法独立”的理由架空、削弱或分割行政长官的权力,有违基本法和国安法的规定,会对香港的政治体制造成冲击。

需要看到,香港国安法通过并实施以来,香港社会的信心大增,股市的积极反应就是重要表现之一。这种信心就是对国安法将得到坚决落实、香港将从此逐渐走向稳定的信心。让国安法实施成为香港局势的真正转折,使这座城市摆脱长期动荡,回到全面发展的正轨,这是全体港人的共同核心利益之所在。

基本法的解释权在全国人大,全国人大常委会根据宪法和基本法通过了香港国安法,香港法律界尊重并严格履行国安法的各项规定,按照法治精神,没有任何其他原则可以高于这个原则。不能不说,李国能先生对国安法提出的质疑既不符合基本法的真实内容,更不符合上文提到的这个原则。

Copyright © 2020 每日经济新闻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违者必究。

香港不能够继续在美国和西方设计的政治陷阱中折腾了,政治一乱,整个体系都会跟着乱,一些法官会出现同情、庇护暴徒的价值错乱,法治迷失了方向。香港社会需要挣脱极端政治的操纵,迈出这一步则海阔天空。

众所周知,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司法独立是“一国两制”的重要内涵之一,因为这种重要性,北京从不存在破坏它的动机。同样因为它很重要,香港社会,尤其是法律界要对它有准确理解,不应出于政治原因或者价值观偏好任意对它进行扩大化的解释。

关注我们 微博@每日经济新闻 腾讯微信 订阅中心

中央和内地社会真心为香港好,而美国则要把香港变成一个工具。希望香港社会把这一根本利益关系想通想透,那样再看香港国安法,一些人原有的困惑就会烟消云散。现在是香港从乱到治的一个关键机遇,千万别错过了它。

作为一个法律概念,“司法独立”有其严格的内涵和外延。在香港,按照基本法解释,它意味着“法院独立进行审判,不受任何干涉,司法人员履行审判职责的行为不受法律追究”。但是司法机构如何组成,这就不是司法机构可以自我决定的。其实这是全世界共同的法治逻辑,很多国家的大法官等重要法官都要由最高行政长官任命。比如美国所有联邦法官均由总统提名,参议院批准,总统任命。加拿大、英国对关键法官的任命也遵循同样规则。

来势凶猛的疫情给予我们一个深刻启示,就是重大传染病和生物安全风险是事关国家安全和发展、事关社会大局稳定的重大风险挑战,必须把生物安全纳入国家总体安全观,加强战略谋划和前瞻布局,提高体系化对抗水平能力。其中的一项重要工作,就是要研究建立疫情蔓延进入紧急状态后的科研攻关等方面的指挥、行动、保障体系,形成强大的“硬核”科技能力。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在讲话中所指出的,生命安全和生物安全领域的重大科技成果是国之重器,疫病防控和公共卫生应急体系是国家战略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一定要站在这样的高度认识生命安全和生物安全重大科技成果,密切关注当前科研攻关中面临的突出难题、急需的相关支持,采取更加果断、有力有序、科学周密的举措,汇众智、聚众力,把更多更有效的科研成果转化为强大的战斗力,赢得这场严峻斗争的最终胜利!(经济日报评论员)

事实上,几乎所有对国安法的质疑都是香港法律“政治化”的结果,都是由价值观原因驱动的。令人遗憾的是,这当中的“政治”和“价值观”都是受到了美国和西方的塑造,而没有与香港回归祖国的大齿轮咬合在一起。

行政长官同时出任香港国安委主席,必然要负责指定审理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的法官名单。如果这个权力旁落,行政长官对国家安全的责任也必然虚化,国安法在香港的落实责任链就将中断。

延伸阅读 中方回应加拿大”制裁香港”暂停引渡条约:后果自负 香港五大刑侦部门将挑选精兵强 加入警队国安处 崔天凯发表视频谈话:涉港国安立法是回归本源

dmvhawai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