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你去看看西藏的“仙女节”有酒也有故事……

12月12日,藏历十月十五,天刚蒙蒙亮,古城拉萨街头便人流攒动。行人中多为藏族女性,无论老幼皆盛装打扮,带着盛满青稞酒的各式酒壶,喜气洋洋地奔向大昭寺。

何君尧说,他很高兴得到香港各界人士的鼓励,这次获颁政法大学名誉博士学位也是国家对他的支持、肯定和鼓励,从事了30多年法律工作,得到祖国的认同是他梦寐以求的。

2016年9月5日,在香港2016年立法会换届选举中,何君尧以35657票(新界西选区)当选香港新一届立法会议员。

记者见面会一开始,何君尧先讲述了他被英国安格里亚鲁斯金大学剥夺名誉博士学位的经过。

对于香港下一步的止暴制乱工作,何君尧还有三个具体建议。

只有每年藏历十月十五,他们才可以隔着宽阔的拉萨河互相对望。就这样,白拉姆和赤尊赞年复一年地承受着分离的折磨和煎熬。

“竞选失败,不代表我为市民的服务停止。我还是新界西的立法会议员,会继续为大家服务。”

该校10月29日表示,获荣誉学位的人必须为该校学生、校友、职员、社群树立正面榜样,“而何君尧的操守引起愈来愈多关注”,经调查后,决定剥夺其名誉博士学位。

今天在记者会上,政知道见到何君尧时,已经看不出他曾受伤的样子,气色和精神也都不错。

日出时分的拉萨大昭寺金顶。

这便是西藏一年一度的“吉祥天母节”,一个属于女子的节日,又称“仙女节”。

何君尧说,香港是一座讲法治的城市,需要重新彰显法治精神。

但谈起当时的状况,何君尧仍是心有余悸。

他还建议,可以借鉴英国伦敦处理暴乱的经验,由专门法庭来审理香港案件以提高效率。何君尧说,香港有1.3万余名法律从业者,1600多名大律师,还有1300多名外地注册律师,他们虽然不可以参与香港的法律工作但可以做后盾。

11月6日早上,何君尧在屯门湖翠路启丰园商场近轻铁屯门码头总站对开人行道摆街站,派发竞选单页。

何君尧说,遇刺之后,自己的心态发生了很大变化。

何君尧接过鲜花后与其握手,合照期间这名男子突然从包中取出一把刀刺向何君尧,给他的左胸留下了一道2厘米长、2.5厘米深的伤口。

女子们争相用自己的酒碗和酒杯接入,唱上一段动听的民歌,而后一饮而尽。也有人用手接着饮入口中,并将剩余美酒,充满敬意和虔诚地涂抹沾打于额头,接受美酒对自己的护佑。

半年之前,在除香港以外的地方,何君尧还是一个并不熟悉的名字。

“政治不应凌驾于学术自由之上”

今天的记者会上,何君尧坦言,过去6个月,香港一直受到暴力事件的困扰,他在自己的岗位上努力发声,希望香港可以在止暴制乱的前提下尽早恢复繁荣稳定的生活和秩序。他所面对的压力和挑战非同一般,此次获颁名誉博士学位就像一剂“强心针”。

这个大酒坛,据传是藏王松赞干布用过的酒坛,后经格鲁派创始人宗喀巴大师重新用银包起后供奉在大昭寺主殿二楼松赞干布像前,被称为“马头酒坛”。

大女儿蛙面吉祥天母俗名白拉姆,与大昭寺护法神赤尊赞相爱并私订终身,但班丹拉姆反对他们的结合,并在一怒之下将赤尊赞赶到拉萨河南岸的奔波日山上,规定白拉姆不准到河南岸,赤尊赞亦不许到河北岸来,永生永世都要遵守此规定。

这次,何君尧落选了。当天,还有人在他的办事处门口开香槟庆祝。

他重申,不能重蹈2014年非法“占中”的覆辙。当时有1000多人被捕,但直到今年只审理了不超过300人。

但即便是陌生人,只要姑娘开了口,男士们一般也不会拒绝,如果没有礼物,也会给红包,以示对这一节日习俗的尊重。没有人会在意多少,但是拿到了钱,姑娘们就会很开心。

事情发生之后,很多网民都给予了何君尧支持,批评安格里亚鲁斯金大学的做法。

银汉迢迢难度,隔开了牛郎织女,拉萨河水奔流,隔开了白拉姆和赤尊赞。一样的神话,一样的爱情故事。

虽然天气寒冷,但民兵们精神抖擞。戚亚平摄

第三是要控制记者数量。“很讽刺的是,有的活动,记者比暴徒都多。”何君尧说,现在成为记者就是香港记者协会发一个证件,但证件根本没有法律效力,可以由警方做登记。

11月24日,香港区议会选举拉开帷幕。据港媒报道,此次选举有1090名候选人竞逐全港18区区议会合共452个议席。

在他看来,议员是“君子动口不动手”,通过辩论来解决问题,从未想到有人会用暴力袭击议员。虽然6月以来,香港街头和立法会都遭遇了一些破坏行动,也有意见不合的人被“私了”,但当时他都认为是很遥远的事情,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才感同身受。

12月22日,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十二师四十七团数十名民兵来到塔克拉玛干沙漠,以徒步形式重走“老兵路”,感受、弘扬“老兵精神”,接受锻炼。1949年12月22日,中国人民解放军二军五师十五团的1800多名官兵徒步穿越“死亡之海”塔克拉玛干沙漠,解放和田。随后,官兵们响应号召,就地转业,扎根大漠,把一生奉献给了新中国屯垦戍边事业。如今,老战士们大多已埋骨大漠,但老战士们“扎根新疆、热爱新疆、屯垦戍边”的“老兵精神”延续至今。(记者 戚亚平)

民兵沙漠徒步接受锻炼。戚亚平摄

其实,追溯“仙女节”的来历,本就是一个与“牛郎织女”相近的传说,而这个流传了千年的故事就发生在大昭寺。大昭寺内供奉的“吉祥天母”名为班丹拉姆,是拉萨城的护法神。相传她有三个女儿,分别是静相吉祥天母、蛙面吉祥天母和董孜苏吉祥天母。

第二是协调和平游行的数量。“我们只有3万多警察,也不是每个人每天都当值,如果一天有三个以上和平游行同时举行,警察的精力可能会不够。而且,有些暴力活动是以和平游行为名,实则有暴力分子隐藏在他们中间捣乱。”

“看到刀刺过来时,根本没有时间想,甚至连疼都没感觉到,只有本能反应。中了一刀之后,首先能想到的是要将他制伏,不要对其他人造成更大伤害。”

“生命很脆弱 不敢回看遇刺现场”

在大昭寺,女子们依次经过白拉姆佛像,口诵祈福语,投献哈达。

在此过程中,还有专人将她们带来的青稞酒倒入位于院落正中的大酒坛内,酒器渐满之时,人们又会从酒器底部一小孔将酒放出,流出的青稞酒就是经女神加持的美酒。

1984年,何君尧毕业于英国安格里亚鲁斯金大学,2011年获得该大学名誉法学博士学位。今年10月26日,英国上议院议员奥尔顿去信安格里亚鲁斯金大学,要求校方剥夺何君尧的荣誉法学博士学位。

民兵们整齐排列,向大漠挺近。戚亚平摄

“今天是‘仙女节’,给个红包吧。”这天,西藏的女性们被赋予了一项“特权”:她们除了打扮得漂漂亮亮,来到大昭寺朝拜“吉祥天母”,也会成群走到街上向男子“讨钱”,这是西藏女性在这天享有的“特权”,而男性们这一天也尤其大方,不会不给,大家一起享受这“讨”来的乐趣。

△何君尧受伤后重返街头参与竞选活动

“有消息说,当天还有汽油弹‘恭候’”

谈及此次区议会选举,何君尧说,区议会的选举应该是公平竞争,能者当之,政见不一样绝对不会影响为民服务,他希望新当选的议员能够做得比他要好。

6月至今,香港已有6000多人因参与非法集会和暴力事件被捕,如果审判再拖拖拉拉,就会给出一个错误的信号:犯法是没有成本的,犯法是没有后果的。

所以,每逢藏历十月十五,僧人们要请出白拉姆的塑像,围绕大昭寺转一圈,并转进小巷到拉萨河边,与河南岸的情人赤尊赞遥遥相对。

“中国人要懂得中国历史,知道自己的根在哪里,如果没有根,对自己的身份认同就会出现问题。”

何君尧还提到,香港部分年轻人缺乏国家认同,甚至排外,“这是一种很愚昧的想法。他们的祖辈大多也都是从内地,比如广东、福建等地方过来的。”

特别是家里的男士都要给自己的儿女或姐妹备些钱物,以表祝贺。其中,金钱相赠为父兄对没有经济能力的孩子和相识女性的酒钱,以助其在节日携酒往大昭寺参加活动。基本上都是父兄主动赐赠,少有女子伸手主动求要,且钱数仅为够其购买适量的青稞酒即可。

接下来,女子们还会把经过女神加持的美酒注入自己随身的酒壶和其他大一点的容器里,三五成群地来到大昭寺前殿的空地上,继续饮酒唱歌,在醉意中携手跳起曼妙“锅庄”舞。

这一天藏族女性不光可以畅饮美酒,身边的男士还要主动奉上钱物,以示祝贺。很多青年男女还会在这一天互诉爱意,为这个节日赋予了情人节的浪漫味道。

如今,随着物质条件的改善,西藏“半边天”们更多是享受过节的乐趣,并不在意一定要收到多少钱或礼物,也有越来越多的游客慕名而来体验这个别具一格的节日,希望沾沾“仙女们”的喜气。

“需要重新彰显法治精神”

他认为,教育部门责任重大,要把握清楚课程内容,要教育学生认识基本法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以及宪法与基本法之间的关系,如果这方面的教育不到位就会有分离主义。

民兵们完成徒步,陆续返回。戚亚平摄

现场有不少人都拍下了照片、视频在网上传播,但何君尧都不敢看,看到就会忍不住想如果真的遭遇不测,怎么对得起自己的家人。

“我很幸运,逃过一劫。其他人面对同样的事情,不一定会比我幸运。生命是很脆弱的,需要法治精神来保护每个人的生命和财产安全,需要法治精神来维护社会的秩序、和平。”

这半年,已经是“天下谁人不识君”。

通过重走老兵路,民兵们身心均接受了锻炼。戚亚平摄

第一是禁止有煽动性的言论传播,特别是威胁、危害个人安全的言论。

身为一名律师,何君尧希望自己能在法律领域发挥专长,为香港服务,也希望能和香港的法律人一起发挥才能,为止暴制乱出谋划策。如果特区政府律政司从事刑事检控的人手不够,法律界人士可给他们提供一些帮助。

一名身穿蓝色T恤、牛仔裤,戴黑白间鸭舌帽及背黄色包袋的男子手持一束鲜花走近何君尧。

“人已经有了,工作也已经在等了,怎么协调,律政司、政府部门可以想办法。”

对于自己学位被褫夺一事,何君尧认为,英国是一个历来标榜“公平公正”、崇尚“言论自由”等价值观的国家,在这件事的处理方式上与他们的这些“标榜”显然不符,取消他学位的理由也根本讲不通,“政治不应该凌驾于学术自由和法治精神之上。”

“这不是我个人的事情,也包含了国家对全体港人的期待。”

除了是香港立法会议员,何君尧还是屯门区议会议员。

“事前没有跟我查证,我当时也不太了解过程和原因。”何君尧在今天的记者会上表示,他于10月30日写信给学校,一星期后才收到学校在10月28日发出的函,了解了被取消学位的大概原因。

放眼望去,场面壮观。戚亚平摄

dmvhawaii.com